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佛陀的智慧:那兰陀佛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五祖
 
 

如麒老师:《因明入正理论疏》笔记(一)

已有 36 次阅读2020-9-15 22:55 |个人分类:经论学习|系统分类:经论学习

《因明入正理论疏》笔记(一)

中国那兰陀佛法大学 如麒

    商羯罗主作《因明入正理论》(后称为《入论》),经玄奘译成汉文,玄奘弟子窥基(唐)作疏,为论所未详处多做补充,后称为《大疏》。

    因明分古因明、新因明。瑜伽显扬集论中所讲的是古因明,陈那之后的为新因明。因明也叫正理、理门,最早由印度人创立,在婆罗门教盛行,后来佛教为了与外道辩论,也运用了因明。(因明的发展史总结的较为详细、叙述简明的为单培根所著 《因明入正理论通释》。)

    (疏上卷P12)“诸量之中,古说或三,现量、比量、及圣教量。”(或立四量,加譬喻量;或立五量加义准量;或立六量,加无体量。)从陈那开始,废后四种,只保留了现量、比量二。唯识今学诸论中(八识规矩颂、成唯识论、唯识方隅等)立量有三,现量、比量、非量,非量是错误的现量和比量,似现似比入非量,所以可以总归为二—现量、比量。此二的施设是依一重视角来的,而“古说”的圣教量,虽未在本疏中作解释细述,但于大唯识来看,圣教量是超越现量与比量而建立,为两重视角下的施设。

    (疏上卷P19)“瑜伽论云。问若一切法自相成就。各自安立己法性中。复何因缘。建立二种所成立义耶。答为欲令他生信解故。非为生成诸法性相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法自相成就。各自安立己法性中”—依大唯识,此句解释为一切法是一心的成所作,法尔如是。如果你能信,这事就完了。因为你不信,所以施设了能立所立,建立了因明,以及宗、因、喻,现量、比量、圣教量等等。名言概念的施设是为了让你信、解,而不是生成诸法法相的原因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21)宗相(宗为论点,因立宗的理由,喻是举例说明。)

     体、义:

    “一切法中略有二种,一体,二义。且如五蕴,色等是体。此上有漏无漏等义,名之为义。体之与义,各有三名。”(三对):

 

第一对

第二对

第三对

体:宗前陈、主语

自性

有法

所别

义:宗后陈、主语之属性

差别

能别

特别要说明第一对—自性/差别。

    因明上由诸法自性上来讨论自体,不通他的名为自性,贯通他上诸法差别义名为差别。即与他不同的为自性,而诸法差别上的共同点为共相。论主举例按照从宏观到微观的次第:色蕴中色为自性,色蕴为共相;色中青为自,色为共;青中衣、花为自,青色为共;衣花中极微为自、衣花为共;离言为自、极微为共;离言之中圣智内冥得本真为自、离言为共。由此看,在因明的范畴下,推理至极是允许由色蕴推出得到圣智证得自性。而这种推理是在一平面上范围由大到小,在大范围中的自性缩小范围后就变成了共,且一定是先有自性(个体)后有差别(可分别),由此可见,因明的能分别是建立在依他上的。

    自性差别于因明上施设为三重(此三重是平面的三种角度,不是立体三层的意思):

    一局通,局体为自性,狭;通他为差别,宽。

    二先后,先陈名自性,后说为差别。(先陈名有法,后陈为法;先陈为所别,后陈为能别。)

    三言许,言中所带自性,意中所许差别。

    因明的自性/差别,由大唯识来看,是以个体为基(先有个体后有差别,由差别得出差别性,差别性即是体)的一重视角。而大唯识所说的自性是背景,是共的,说为(法性)能相,是超越(所)相的;差别是落入(所)相产生的分别。所以大唯识的自性与差别是两重立体视角。自性是共的—“贯通他的”,差别是个体存在的—“不通他的”。好比,梦中的你我、草木、砖瓦,在梦中的视角是有差别的,梦中你我他的自性不在梦中,在做梦的那里,这个是共的。

    即便因明说“自性为所别,差别为能别”,即个相为所,共相为能,由于是依着个体个相所作的分别得出的共相,所以此自性与差别不离一重视角。陈那以自性差别二为宗依的一重视角,所建立的宗也超不出一重。论主也说:“此之三种,不定属一门,不同大乘”,是在一重平面,随所需立宗。而大乘是两重视角同时,佛性不能用人的标准来定义,也不随人的需求而改变。佛法身境界方便说相当于人的背景的背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(疏上卷P9) 能立、所立的古今差别

    因明古师说有八能立,亦说四能立,宗同喻、宗异喻、因同喻、因异喻。世亲菩萨(轮轨)说三能立—宗、因、喻。陈那(今)说二能立—因、喻,宗为所立。陈那之后略有三种:

    1.宗言所诠义为所立(自性差别二义)。宗能诠之言及因喻等言义,名能立。

    2.诸法总集,自性差别,若教若理,俱是所立。对敌所申,自性差别,名为宗,即名能立。

    3.自性差别,加上自他所共许因喻所成,合者为宗,为所立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15)因明六要义

    大体有六点总摄因明诸论要义:能立、似立、二真量(真现量、真比量)、二似量(似现量、似比量)、能破、似能破。此六点亦是《因明入正理论》及本疏所阐述的主要内容。

    (带“似”的是近似义,是有错误的,非真。)

    因明之旨,立正破邪。陈那理门论云:为欲简持能立能破义中真实。

    “立义之法,一者真立,正成义故。二者立具,立所依故,真因喻等,名为真立。现比二量,名为立具。故先诸师,正称能立。陈那以后,非真能立。但为立具,能立所须。”此处未见论主具体说真能立、似能立,但从大唯识观点,真能立为能相,真能立与所立为两重视角 “先古皆以宗为能立,自性差别二为所立。陈那遂以二为宗依,所立即宗。”而陈那以后的唯识今学,只有一重视角,能立、所立压在一重说,依他上建立的能立为非真能立,只是相似,能相也非真能相,所立宗也在一重。

 

    对于宗相的举例说明:(宗为论点,立论”声是无常“。)

    “声”是体(讨论的主体),“无常”是义,主体之含义。

    “声”是有法,即所要谈论的这一类事物。这里要谈论声,而不是色、光等其他类事物。

    “无常”是法,即事物的属性、特征,用来描述“声”这类事物的特性的。

    “声”是所别,被分别的。“无常”是能别,差别,用来区分的。

    声论师不许声上有此无常,佛弟子对声论师立“声是无常”。无常、常为声的差别相。(如果用无常性、常性的差别性立为自性,此自性好似高于差别相,但依旧是依个体—“声”来的,所以是似能相,未超过一重视角。而大唯识说境相(个体)的性为境性,境性就不是就个体而言了,是整个境,比如梦境和梦中人的两重视角。)

    注:声论师是印度婆罗门教的,立声是常,在我们听不到的时候声也存在,实际是天道的视角,声是作为背景的存在为常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30)因相:

    因有二种:1.能起用,故名为生因—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能显果,故名为了因—了。(从起用、显果的层面来讲只有一重视角,而非从两重,能相的层面说因。)

    生因:(有三)

    1.言生因。 立论者立因等言,能生敌论决定解。(自立论为敌方决定解)

    2.智生因。 智能起言,说为生因因,即智为生因之因。

    3.义生因。道理名义和境界名义。

    了因:(有三)了宗之智照解所说。

    1.智了因。证敌者解能立言。

    2.言了因。立论主能立之言,为“敌证二徒了解所立”之因。

    3.义了因。立论主能立言下所诠之义,为能生他之智了。

    “分别生了虽成六因,正意唯取言生、智了,由言生故敌证解生,由智了故隐义今显。故正取(言生、智了)二为因相体。”

    “因者所由,释所立宗义之所由也。”—因是解释宗义的来由,如此理解理门之因就把生、了、因、果放在一平面来说了。而因明应该是“明因”,是要明能相—能生、能立、能了的能。要把因果立体起来,才能明因。“故瑜伽云,辩因者,谓为成就所立宗义。”—辩因是辩能相,而不是辩所相,即是辩做梦的,而不是在梦里辩因果。

    单培根于《通释》中解释,立论者角度,为生因:用语言、文字的为言生因;用义用智的为义生因、智生因;而敌方由不了义得了义,为了因。这种立、敌相对的视角为一重视角。

六因之因果关系简图:(1

    为什么说六因,而只有二为因之体?

    言不离义,义为言境,即言语都是带着境界的。单有言是理,有言有义(境)是事。因明的修习就是要随文入观。但言不能包含智,由简图1可以看出,智生言而非言生智(即便智了因由言了因生,智了因也是智生果,非言生果。)这个图平面看,六个因是在一平面上的,六因简化为二,此二就施设为因相之体。这是因明理门的一层平面的视角。

    如果把简图1竖起来,立体看,智生因(生因因)是能相,是所有生因的因,即是第一因,此为两重视角之上一重。下面五个因是下一重视角。这样立体两重的看,智生因一个作为第一因(喻为做梦者)一个就够了,(不用施设二个为因相体)。唯识古学说为识变众生与法,智生因方便说为这个识(第九识)。下一重的五个因,喻为梦境和梦中的因果。

    从因三相的遍是宗法性—极成(遍)法及有法不相离性,来说,仅有一重平面的视角,智、言、义做不到无条件的遍在,(理门的喻正云“见边”,见其边际之义),只能是有条件的遍在;放在立体两重视角,上一重的第一因相对于下一重的所有都是遍在的。梦中的一切都是做梦者梦出来的,做梦的对于梦中的就是遍在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33)因三相:遍是宗法性,同品定有性,异品遍无性。

    1.遍是宗法性:所立宗必须是极成法及有法不相离性。宗唯诠有法,(有法为事物,一类事物),有法之上所有别义名之为法(法为事物的特点、特征、性质,用来定义、形容事物)。法有二种:不共有和共有。宗中法为不共有(为差别、独有特征),因体为共有特征,为共许因。理门所指“遍是宗法性”中的“宗法”,唯取立论方及敌论方共许的,依证了因。即宗中前陈与后陈都是立敌双方共许的,但前陈与后陈的关系,是立敌双方需要辩的。如“声”、“无常”双方共许,二者关系声论师立声是常,陈那立声是无常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34)因明有理,有法不成于有法,此亦不成于法。

    此理用唯识古学道名言就是“果不生果”。有法与法均为所相,所相已然是果阿赖耶识的显现,所以不能再生果。

    论主举例:以烟立火,远见有烟立下有火。烟为有法,火亦为有法,这不就是以有法成有法么?又一例,见火一定有热触,火为有法,热为火的特性,为法,这例为以有法成于法。如此因明之理岂不有悖?陈那于此解释为:此两种并不是要立烟火为宗或火触为宗,而是“成立相应物”,即是有法与有法、有法与法之间有相应关系。

    于所相平面上,因某些联系而建立的立论,在立论时为共许、为成立,但随着人的科技发展,观察工具的进步,立论终会被打破。比如,在陈那时代,火一定是热的,但现代技术可以做到燃烧低燃点金属产生仅有40度的火焰,这样的火就不是热的,被称为“冷火”。再如,古代的火生烟,所以烟下一定有火是成立的,但现代的烟雾弹等是化学制成,一定需要火。所以一重平面上所相(有法、法)之间联系,成立是有条件的,并不能遍在。

    上面讲“有法非成立于有法,及法此非成有法。”但有一类情况,“但由法故成其法,如是成立于有法,谓有法因法二俱极成。”举例说明:立“声是无常,所作性故。”“声是无常”是宗,“所作性故”是因。宗中“声”是有法,“无常”是法。此宗中之法“无常”为敌不许,但,因所作性)是自敌共许因,由共许因(所作性)在宗中有法(声)之上,成不共许宗中之法。即由声是所作性成立,得声是无常成立。(论主解释为,所作性是生,无常是灭,有生皆有灭,所以声生必然声灭。)

    此条定为“遍是宗法性”,是讲遍是宗法的这种性质,不是讨论法性遍在,而是如论主讨论宗法遍在两俱(二者都成立)或两俱一分(一成立一非成立),即是在一平面上讨论立论范围设立的问题。如前所说,在所相、果的层面、一重视角下的遍在一定是有条件的,不存在无条件的遍在。

 

论主所释宗法、遍的关系:简图2如下,唯第二个是正因相。


    (疏上卷P372.同品定有性:相似体类名为同品。同品有两种:宗同品、因同品。

     3.异品遍无性。异品也有两种:宗异品、因异品。

    宗同品、宗异品的关系有九种(排列组合),称为九因:

同品有、同品非有、同品有非有/异品有、异品非有、异品有非有。简图如下:


    第八句虽是正因(同品有)摄,但如果从因三相来衡量,不满足同品有,所以九句因中有第二句满足因三相,其余为相违因,有过。

    在平面视角下,理门的思辨可谓是极至了,九句因覆盖了所有辩论的可能性,用这九个公式一套就能知道自方如何论是无死角的,敌方所立论从什么角度可以破掉。但同时也应看到,在一重视角下如此严密的逻辑,一旦放入梦里(两重视角),逻辑就不适用了。比如吃包子能饱人,但梦里吃了包子做梦人能饱吗?又如婆罗门教立梵音为常,大梵为能相,梵音为背景指向能相,非所相之声。这本是两重视角,上一重对下一重就是常,而陈那把梵音拉下一重来辩,用“声是无常,所作性故”辩破了婆罗门教。其实是双方理量的不对等,陈那偷换了概念或者说理门方法只能在一重视角下使用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41)对于异品的施设,古因明与陈那理门有不同。

    古因明将所有与同品相违的都归于异品。如立无常,除无常外自余一切,苦、无我等都为异品。陈那认为宗法无所立处为异品,如无常宗,无常无处即名异品,陈那所许的异品只包含宗异品和因异品。由此看陈那的异品定义范围相比古因明的要小很多。在一重平面视角,范围设立的越小,异品遍无的“遍”越好掌控,而不容易出现被敌破的漏洞。

 

    (疏上卷P46-48)关于同品异品的定义。

    宗同品:若一物,有与所立总宗中法,齐均相似义理体类,说名同品。如立无常法聚,瓶为无常,瓶为宗同品,同时法聚为因,瓶是法聚,所以瓶也是因同品。

    异品:若诸法无因之所立,即名异品。同品必有体,而异品不一定有体,通无体,所以用“处”字。如立无常宗,所作性为因,a.若说有处所是常法聚,见非所作,如虚空等,说名异品—宗异品(虚空非是常法聚);b.如果说常如虚空,见非所作者,则为因异品(虚空非所作性)。

  

    (疏上卷P48)龟毛

    在讲无所立为异品时论主举了个例子—龟毛。如立无常,龟毛无常住之相,为无常;但于一切时性常无(空)故,为常,由此不能立宗同异品。声言无常,性是灭义(无常为灭),所作性者,体是生义(所作性为生)。龟毛非灭亦非有生,即无所立,即入(因)异品。

论主这段解释有几个问题:1.龟毛非如瓶有外色(相),亦非声有可听闻,不是前五根识认知的境(相),但却是第六意识的境(相),也称为内色(念头、妄想),属于法尘。既是念头,也是有相的,也是有生灭的。若立无常,龟毛(念头)无常住之相,为无常,为宗同品。2.若说一切时性常无(空),声的性和龟毛的性都是空,(依大唯识理,境相的性为境性,梦中山河大地友情无情的性都是梦性),性常无与相无常不在同一层面,不能放在一起说龟毛非常非无常。3.若立声言无常,所作性故。龟毛是念头,念头是生灭的,是人第六意识作意想出来的,是所作的,所以应为因同品。而不能因为龟毛没有外色(相)就说龟毛非生非灭。

 

总结,因三相:

1. 遍是宗法 ---因的范围要大于等于宗的范围。如立声是无常,所作性故。无常大于声。

2. 同品定有 ---同品要大于等于因的范围。如无常是大于(包含)所作性,所以说所作性一定是无常的,而不能说所有无常的都是所作的。

3. 异品遍无 ---表示没有一个反例。防止因泛滥到异品,所以要反过来说:“若是常,非见所作。”

 

   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佛陀的智慧:那兰陀佛法 ( 浙ICP备13006080号-1,浙ICP备13006080号-3;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84号 )

GMT+8, 2020-9-19 17:10 , Processed in 0.04609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